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秋天,清澈见底的小米河,充满着对生命的理解与释然,带着生命的腼腆,悠悠地穿过乌蒙山麓的彝山、苗寨,向着大海的方向走去。——题记。

25.png

会泽,地处云贵高原东北,乃云南护国起义军首领,云南大学(东陆大学)创始人唐继尧的故乡也;云南大学校训“至公天下,会泽百家”传承百年,至今铭记于心;更有金沙江、牛栏江、小江、以礼河等江河汇泽于此,故名会泽矣。

秋之会泽,乌蒙磅礴,山色灿烂。在经历过百年的历史风云变幻之后,云南军阀唐继尧的故乡,终于淡定在历史的窄街小巷中,只留下江西会馆的遗址和些许渐渐模糊的记忆。翻过讨袁护国历史的一页,我来到城西梨园红九军团长征会师记念碑前,瞻仰那些为新中国而长眠于此的红军战士。红色的沙石浮雕上,红九军团司令员罗炳辉、政委何长工与一群红军战士持枪眺望北方,仿佛是在寻找红军的归宿,又仿佛是在期待历史阴霾快快过去。红色浮雕下方,凸显出挥洒、奔放不羁的“毛体”镌刻着的《长征》诗词;“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无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读罢,心潮澎湃,肃然起敬。

秋月皎白,我们留宿于会泽城外32公里的娜姑古镇。 始建于西汉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的娜姑古镇,历经了2000年的云峰古驿道大部分路段淹没于荒草乱石之中,偶尔露出不规则的石块砌成的一台台石级,当年的繁华不在,而今只剩下孤零零的云峰寺,两株参天古柏,一片清幽环境。

仲秋之夜,娜姑古镇,篝火熊熊,我们大口地吃着农家地道腌制的腊肉,满嘴流香;大口地豪饮着彝家酿制的包谷酒,醉眼朦胧;风清云淡,乡间的空旷飘着五谷杂粮的芳香,苗族姑娘的欢声笑语、彝人汉子的奔放、粗旷......

小米河的秋天,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露出浅浅的笑容,衬着山野的恬静,染着彝山苗寨稻谷的清香,悠悠的穿出雨碌裂谷,的向着大海的方向奔去。两岸秋色,果然如范中淹诗云;“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和夏天急风暴雨,山洪暴发时的小米河相比,秋天的小米河或许不能叫“河”,一条清澈的小溪,浅浅地漫到脚裸,带着我们在乌蒙山涧穿行。我们一边欣赏着乌蒙山麓的秋色,一边聍听溪流讲述着小米河和雨碌裂谷的美丽故事。传相;很早以前,乌蒙山深处的雨碌彝寨住着一个和阿诗玛一样聪明、美丽的彝族姑娘,叫小米,她有一个美丽的理想,就是要走出闭塞的大山,去千里之外看大海。于是,她便和门前的这条小溪约定,待到夏天,乘着山洪暴发时的山洪,劈山裂谷,走出乌蒙山麓,去实奔向大海的理想。夏天,急风暴雨,山洪暴发,小溪露出初生牛犊的莽撞,带着小米,在雨碌的山间撕出一条隙,走出了大山,实了奔向大海的理想。这条地就是今天的雨碌裂谷。为了记住这条坚韧不拔的小溪和小米姑娘,当地的彝族百姓便为这条小溪取了一个和小米姑娘一样清澈美丽的名字——小米河。

秋天的小米河,清清悠悠,带着生命的腼腆,一路蜿蜒,迂二、三公里,便隐入高差达600米的喀斯特地貌裂隙之中。裂隙将浩翰的蓝天裁成一条细线,将两山分隔成悬崖峭壁。悬崖之上,青苔附着,粟藤,萝丛树,野花芳草攀杂其上,清翠欲滴;水声潺潺,回声四溅,石阶窄路附着一层绿绒绒的地衣,沿地鱼惯而入,出一条曲径通幽的路径。数千万年的风雨剥蚀,在山崖上刻出一道道褶皱,将云贵高原的沧海横流,喀斯特地貌的起伏跌宕,书写于上,勾勒出一幅险、奇、峻,秀的地貌奇景,俨然走进一座奇特的喀斯特地貌地质博物馆。

走进“生命之门”, 一尊人形奇石,竖立在80米长的洞穴入口,犹似法国雕塑家罗丹的传世之作“思想者”在“生命之门”前沉思,又像是中国著名喀斯特的质专家卢耀如院士手持地质锤在专注地敲打崖壁,在雨碌裂隙间寻找云贵高原跌宕起伏蛛丝马迹。80米长的洞穴,水珠滴嗒,如雨似雾,飘拂在脸颊之上,清凉沁入肺腑;泯入口中,喉管间便漾起一股味美甘甜。水滴穿石,孕育出一片石笋,深情地盼望着与从洞穴顶部垂下的乳相聚。洞穴阴暗,绝壁陡峭,的蝙狐惘魉魅影倒挂其上,让人心生畏惧。跳入冰凉的水中,水中透出微弱的光亮,游弋着浑身透明,五脏六肺清晰可见的小盲鱼,让人忍禁不住挽起裤腿,与之游耍。放肆地欢声笑语,不想竟惊扰了蹲伏于石头上养尊处优的石蛙,石蛙鼓鼓地瞪了我一眼,并不情愿地向洞穴潜去,在暗处打量这群不懂礼让不速之客。

浅浅的小米河在乌蒙山间穿出80米的洞穴,蓝天咋,透出的是另一番鸟语花香,山青水秀的美景。小溪汇聚起山崖渗出的滴水,在巨石横陈间无羁无束的欢畅,百米高的绝壁顶渗出的水,透过两崖之间的隙,飘飘洒洒,似珠盘碎玉,晶莹剔透,四下飞溅,似雨非雾,淅淅沥沥,恍如缕缕轻纱; 山高水长,雨燕云集,争相啁啾,深谷狭,沉寂散尽。悬崖千寻,更是怪异奇景丛生,应接不暇;“神猴”、“幸福渠”、“天门瀑”、“天然浴场”、“孔雀开屏”、“情人瀑”、“佛家圣地”、“石蛙观珊瑚”、“生命之根”、“群英聚会”,形神兼备,惟妙惟肖,天地造化,世间罕见。仿佛走进诗人李白意境,“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流争喧,崖转石万壑雷,”

秋高气爽的9月, 小米河就是这样带着稻谷的金黄,充满着山野的浪漫,满溢着风清云淡的情致,一身秋天色调的打扮,在高山流水之间不紧不慢地淌徉,行走于乌蒙的彝乡、苗寨之间,淌徉于乌蒙山麓,云贵高原,充满着对生命的理解与释然,带着高山的理想,奔向大海的方向。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公文写作万能的开头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