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寂寂光阴,轻轻念,静静想,慢慢思,行我所行,言我所言,不与世争。不急不待,写我所写。寄我所寄,盼我所盼。问我所问,闻我所闻,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

38.png

灯青墨下,字笺流年,好写下这,安静的文字,也做这,温婉着风轻,姿态里的一位儒生,浅望福挽,好与你相约同在。流年烟火,当老去的岁月,逐渐在人心灵深处生根发芽,奈何这本就是,郁郁葱茏的一季节,却或多或少也都,夹带了那么一丝丝感伤。

势必,有人已问过,什么是年轻?势必,有人也问过,什么是资本?是与子偕老的相融以沫,还是说,柴米油盐中的酱,醋,茶。是这灯火阑珊处的寻寻觅觅,或是说,平淡无奇里的静好岁月,在这,兜兜转转里的来来回回,又为的都是些什么。

从前,不也,车,马,邮件都慢,真的很慢,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人。慢到塞外边疆,纵快马加鞭,所给予一封信的差始,亦须耗上,多许时日。可时至今日,却也为何,是仍就只对你,做这音信杳无呢。

我不曾明了,亦不曾通过,只是想着,许是,因我在那人群中,曾多看你的一眼把,还是说,得重返这人间多少多少岁。那好吧,可是啊,莫非不也还是那,第一眼见你时,万物都不及,而你与我也都愿意。

纵一切过往,皆为序章,此处无声亦有声,只要还能让你我平心静气,想着,至少这一刻,它就是值得的了。纵然是掀起你那些个,陈年旧事,似倾心般又在交相辉映着,至少,时间它也将会证明这一切,也将是这一剂,最好的良药。

虽时间,已不知从何而起,却一如既往。虽时间,从不言,也不语,却最懂人心。在这个无声的夜里,而我也只是听了一些曲子,便娓娓道来,在给你诉说着,我这文墨中的,世间离愁,或万水千山,只道是告知彼此的点滴,与互相珍惜了。

如天马,在他的诗中所写《明月》:明月时隐时现,清风若即若离。虚幻无常飘天际,云儿自游移。一切都会过去,何苦痴存记忆?听玉泉带走山情思,看薄雾悄抚大地。

虫鸣依萦幽谷,偶闻夜莺歌啼。星星且请将息去,让花香漾进梦里。枝叶轻轻婆娑,疏影静静摇曳。一个山果掉水中,蛙声沉入塘底。

尽管,心生涟漪,都是,呼吸着同一片天空下的气息,人景合一,却终究无法拥抱到你。可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不还是只为能遇见一个你,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即使,浸洗尘心,回归到了本真,亦不忘有位佳人,宛若就在你面前,盈盈一笑,罗衫轻衣,就想能伸手去牵着她。远离这,喧嚣俗世,从此,只做这,快意人间有山海,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原文(东汉末年)曹操。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公文写作万能的开头结尾。